少兒書法培訓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資訊動態 > 媒體聚焦

我們在書法培訓中要學習在形和勢

2021-11-20

當前少兒書法培訓班越來越多,主要是根據當前社會發展情況,再次則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很多人對書法慢慢淡忘,經常使用手機和電腦,在寫字時會提筆忘字,而且字體非常難看,因此,市場上書法培訓班則越來越多,越來越流行。

書法培訓

在書法學習時,要講究形和勢,書法形式的形是客觀存在,技法的探討當然以形的完成作為目標藝術作品的完成,包括技巧、筆法、結構、章法等整體效果的統一展現,偏偏在早熟的古典書法理論中,充滿了對形以外的勢的熱情謳歌。

早期的書論在立足點的選擇上還顯示出相當幼稚的特征,在書法早已脫離象形階段,走向抽象結構多年之后,理論家們卻置六書總旨不顧,在書論中大談山蜂、騰蛇、龜文、龍麟之類的形象比喻,似乎不從中發現一些自然形象的巧合對應就不足以顯示書法之美妙來似的,但更令人奇怪的,則是在這幼稚性格暴露無遺的同時,理論家們又體現出驚人的成熟一面來,他們開始向形以外的勢進行縱深開掘,并且,是不約而同的開掘,蔡邕有《九勢》《篆勢》,衛恒有《四體書勢》,索靖有《草書勢》,崔緩有《草勢》光是這些書名中的勢,就使人刮目相看,不敢稍有怠忽了。

令人惶惑的恰恰在于在這些莫測高深的勢中也混雜著許多具象的比喻,于是我們不得不披沙揀金,尋求它本來的真正美學含義,蔡邕說:書法是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九勢》,以此看來,書法是天地宇宙萬物在黑白關系上的凝聚,而陰既與陽對立,形之與勢當然也對立,于是都十分明了勢是形之內;形是勢之外,用大白話說來則是形是可視的點畫結構而勢則是隱蘊于這可視之形之中的運動形態:是勢以內在的聚合運動連結起本來十分松散的形即線條與結構。

能發現勢,證明古人的抽象理解已達到了相當的高度,但滿足于具象比附,又表明這種高度并不在所有領域中同步出現,有趣的是在古人書論中,也有些好例表明,這兩者之間并非截然徑渭分明,辣企鳥峙,志在飛移;狡獸暴駭,將奔未馳,前半講形,后半講勢,是以具象形態說明抽象之勢的典范,我想只有在漢末三國之際,才有可能出現這種典范,隋唐以后,具象比附的環境已失,再有這種嘗試也未必能有如此圓滿。

勢一旦轉換為具體的技法范疇,便帶上了明確的實指,它的無所不在,使它在章法、結構、用筆各環節中都有極其出色的表現,在結構上,叫體勢,具體表現為結構造型的不四平八穩布如算子而有運動之態,在用筆上,叫筆勢,具體則表現為每一筆劃的不僵不滯不平板而有回護伸延之意,即字與字之間的銜接串聯;后者的伸展是線條集束,即線與線之間的揖讓拱應,相對而言,它是書法技巧中有深度的內核部分。

標簽

Z近瀏覽:

'); })(); 亚洲AV日韩AV永久无码